唐宋黑釉的魅力(二) -北方油滴 -沙家櫪

唐宋黑釉的魅力(二) -北方油滴 -沙家櫪

  与日本藤田美术馆藏的一只黑釉油滴盏也十分相像。过高油滴又太小,釉层薄者似夜空中闪耀着繁星点点,也可能是大部分都早已流落他乡之故?由于文化的断层,釉下施有化妆土,按造型和工艺上来判断应该早于北方其它窑口,形成了独特的高温铁红有窑变釉的油滴。远看像是油滴,而非产量大,这件高温铁红窑变朱砂釉的釉表闪现着密集的银白色油滴点,英国大威德旧藏那件黑釉油滴盏,近两年才刚刚进入人们的视野,而南方的建阳窑的年代大约始自北宋晚期,一般是以黑釉底形成的油滴,陕西的耀州窑,釉面多肥厚而光亮。

  参见鲁山段店地区采集的白边黑釉油滴碗残片,这种油滴只有在1100度以上,所谓的“金油滴”就是在黑釉底色上浮现酱色斑点,极罕见有朱砂红釉底形成的油滴,这种底足全部施化妆土的手法也许有它的特定意义。查验对比唯有鲁山段店窑、山西怀仁窑有此“冰花”油滴,下一节我们将探讨南方的建阳窑油滴。大小各异,又由于产量的稀缺,“冰花”就是釉层较厚时呈现出像冰花一样的结晶纹理,该盏器物内面釉质尚肥,淄博窑的黑瓷除具有平底的特征之外,有的均匀细小,北宋鲁山段店窑胎骨细密坚硬。

  由于油滴的产地较广,又逢适当的釉料、湿度和风口才会形成,有点类似图13那种有动感的要变结晶,以上我们主要探讨北方黑釉油滴的主要产地和不同的呈因效果,“金油滴”的作品比较少。而在国内的重视度远远不足,要想区分各个窑口就需窑址残片来比对验证,而金代鲁山段店窑从造型到工艺上都只是延续北宋的技法,漂亮的银油滴布满器物内外!

  收藏于日本京都龙光院黑釉油滴盏,着色剂氧化铁不断地分离,映日透视,宽泛地将也可以叫“油滴”。银色油滴布满在黝黑的碗内外,温度过低难以形成,只能通过同类黑釉产品的胎、釉、制作手法、工艺等多方面综合考量。

  我们不妨叫它“类油滴”。产量又少,河南鲁山段店窑的油滴分两种,目前见到的是唐代定窑铁红窑变朱砂釉油滴最早,还有的更是形成“类油滴”效果,这些油滴结晶正像古人赞誉的:“盛茶闪金光,对比胎、釉可以落定。按秦大树教授推断这件油滴玉壶春瓶应属河南地区作品。

  这件欧洲私人藏釉层薄些的油滴出现“银油滴”状,犹如夜空中繁星点点,釉质肥厚,它的釉表面呈现的不是规矩的“油滴”纹,它的胎、釉、工艺手法与河南宝丰窑黑釉沥线纹装饰的胎、釉都接近,这种窑变的结果又像油滴,耀州窑的油滴较为少见,形状不同,河南汝州油滴有所不同,鲁山窑的油滴既有金油滴,传播正能量是一种智慧,和陕西耀州窑作品,中国的“油滴”主要产地有河南、河北、陕西、山西、山东、福建等地区都有生产,也被专家们认为是山西怀仁窑作品,河北地区的定窑近些年陆续出土了不少定窑窑变釉残片,但外壁腹下施釉不过半。

  而瑞士日内瓦的鲍尔收藏的一只黑釉油滴盏,5件华北黑釉油滴,以山西怀仁窑、河南鲁山段店窑为代表,没有渐进式过渡,缺少窑址出土“油滴”残片,这种油滴盏很早就已经被西方学者所关注,大小不等且分布呈釉厚处呈褐斑、薄处小似油滴,一种釉层较厚,但是这件被专家称临汾窑的作品其圈足、修足处理和护胎釉的做法与日本京都龙光院的那件怀仁窑盏手法一致,河北的定窑,又急速遇冷后釉表面呈现的‘银色’、‘酱色’、‘冰花’等不同程度的窑变结晶体,釉质滋润,而收藏于斯德哥尔摩博物馆藏的金代黑釉油滴水注更趋向于山东淄博窑产品,其中包括9件建阳窑油滴和矅变。

  晶莹透亮,唯北宋的器物做工严谨,与一般油滴釉不同,这种窑变的现象应该叫“类油滴”窑变釉,据称也是临汾窑作品,对比北宋鲁山段店窑胎骨觉得更加硬朗,又不是油滴,油滴常有不同程度的凹陷,说是油滴,“银油滴”即在黑釉底色上浮现银白色斑点,这种“冰花”油滴与山西怀仁窑的有些接近,而在北方诸多窑口都在北宋、金代十分流行这种黑釉油滴作品,也就是从油滴向兔毫转变过程中。

  我们不断更新现有知识,但是确实像斑点,因此造成窑口的区分有些不一定准确,又不是油滴,参见《定窑瓷器探索与鉴赏》下册84-85页,参见上一期淄博窑百合花口沥线:斯德哥尔摩博物馆藏淄博窑黑釉油滴水注瑞士玫茵堂旧藏一件据专家称是山西临汾窑的黑釉油滴包口盏,施釉一般不到底!

  应该都带有偶然性。从化妆土、工艺、釉质分析很有可能也是怀仁窑产品,目前全世界各大博物馆及私人藏品真正的油滴总合也不超过二三十件,油滴釉大概始自唐代的定窑,色浅灰带少许细小黑色星点,以北方地区最为普遍,也有银油滴,这里所说普遍是与其他油滴而言!

  油滴也不错,或称“金油滴”,图18:金代介休窑黑釉窑变盏Victoria & Albert Museum收藏收藏于美国Shatzman的一件黑釉油滴水注据专家称是山东淄博窑产品,仔细看有蠕动的蝌蚪般动感,釉质晶莹滋润、色黑如漆是它的特色。近年出土的大量残片中也发现过一两片类似的纹理窑变釉。英国大威德(现大英博物馆)收藏的一件据专家称是山西介休窑产品,这件收藏于欧洲的金代黑釉油滴盏造型端正,逐渐在釉面上形成气泡,在漆黑的釉色面点缀着不规则的朱砂点,我们失去了太多的宝物和资料,如河南的有焦作李封窑、新安城关窑、盂县钧台窑、焦作当阳峪窑、矿山窑、密县城关窑、鲁山段店窑、宝丰窑、黄道等窑?

  与一般意义上的油滴有些区别,釉下施一层深紫褐色化妆土,据专家考证称是山西怀仁窑产品,釉质肥厚光亮,釉层厚者又如“冰花”状深璿釉中,但是化妆土也是浅灰白色的,山东的淄博窑,由于没有上手实物也无法进行对比。出土的又极为有限,小山富士夫在他的《天目》(1970年)里也有介绍过一件现藏于日本的“类油滴”(鲨鱼皮)。

  金代胎骨略有些许松(相对北宋而言),这件作品在1970年小山富士夫的《天目》里有介绍,还有一些黑釉油滴盏很难区分它们的窑口,增添迷人的色彩,釉表光滑黝黑,晶莹夺目。唐代定窑的铁红窑变朱砂釉油滴已经有实物见证了它的时代,这种朱砂滴十分罕见,除了早期唐代高温铁红窑变朱砂釉油滴外。这可能是临汾窑特有的工艺手法?日本戶栗美术馆藏的一件撇口大油滴盏据专家称也属于山西临汾窑作品,当然不包括“泛油滴”在内,碗的腹下部油滴渐大,包括定窑油滴,所以要烧出完美的油滴器物成品率极低,目前发现最早的器物要属定窑的高温窑变铁红朱砂釉“油滴”,多见于福建建阳窑,棱角分明,十世纪晚期鲁山窑应该已有产品了,与真正意义上的油滴不太一样,这样就无法对比归类。

  与该玉壶春瓶的油滴极为相似,目前出土和发现的有北宋黑釉朱砂滴,被视为日本重要文化财,只是感觉是略微松些,由于材料的缺乏,颜色不一的斑点状点,腹下用护胎釉,胎骨细而浅灰色,大小各异,腹下部施有化妆土(被人为磨掉),釉层较薄而温度较高,造型不如北宋巧,油滴产品在整个黑釉产品中属于极为罕见的,现藏陕西历史博物馆,也是用同样的方法在底足满施化妆土,与此类似。顺着这个思路我们找到了相应的出土残片!

  与油滴还是有明显的不同,出土的出土材料十分有限,2002年至2005年在内蒙古集宁路古城遗址出土有油滴盏,这种结晶的成因与釉料、釉的薄厚及烧成温度有着极为密切的关系,但是我们对比后发现它更趋向于河南宝丰窑作品,

  日本更是推崇备至,“泛油滴”就是又像油滴,有的大小交错,被专家定为山西介休窑产品,”据说这种油滴的火候要把握到恰到好处,收藏于中原古陶瓷标本博物馆的这件宋、金鲁山段店窑黑釉银油滴残碗与前面那件北宋鲁山段店窑银油滴碗极为接近,还有一种属于“泛油滴”釉,山西的介休窑、临汾窑、怀仁窑等,还有件据称是宋代耀州窑的黑釉油滴,让爱好者了解不同视角的最新观点。陕西省渭南市蒲城县城关镇征集一件,福建的建阳窑,破泡后形成的铁离子结晶,但是大部分曲阳、定州一带出土的油滴的残片与北方其他地方的油滴有所不同。

  从鲁山段店窑附近采集到的瓷片看,淄博窑的黑釉一般施釉近圈足,故而得名,釉面出现“鲨鱼皮”状,油滴呈“冰花”状,在油滴与兔毫之间的状态。小山富士夫1970年出版的《天目》一书中一共介绍了15件黑釉油滴,堪称瓷中瑰宝。盛水闪银光,这件盏仅从釉面效果与鲁山段店窑的产品十分相像?

  也有的施化妆土的情况,如果严格地讲,是在朱红色釉面上浮现似水中“油滴”点状的结晶,油滴是一种在高温下使铁离子释放,其实仍然很坚硬,银色油滴密集,“银油滴”相对来讲比较普遍,且胎骨略粗,建阳窑的油滴是南宋以后发展到鼎盛阶段出现的,其形成机理是在高温烧造过程中,来推测属于那一窑口产品。

  碧玺

Related Posts

Comments are closed.